1月4日,昭陵博物館內一經營工藝品的女子在商店隔間的小屋內,悄悄向游客展示尉遲敬德和程咬金的墓誌志石拓片 佘櫻 攝
2014年10月,昭陵博物館內,一名男子在程知節(程咬金)的墓誌前製作拓片

游客購得的尉遲敬德墓誌“飛白體”拓片,絲絲露白,像寫字時墨汁沒蘸飽 佘櫻 攝
  “昭陵博物館內私拓國家一級文物”
  游客舉報稱:被拓印的尉遲敬德墓誌是“飛白體”,國內僅此一塊,擔心會對文物造成損害
  唐朝名將尉遲敬德,作為門神原型之一,其形象為民間所熟知。作為唐太宗李世民昭陵的陪葬墓,尉遲敬德墓於1971年出土墓誌兩合(墓誌志石與墓誌蓋稱為一合),其墓誌蓋上的“飛白體”令專家和書法愛好者嘖嘖稱奇。其墓誌被列為國家一級文物,更是昭陵博物館的鎮館之寶。
  近日,有市民反映,昭陵博物館內有人私自拓印國家一級文物拓片,並以高價對外出售。華商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。
  投訴
  尉遲敬德、程咬金墓誌被拓印 那可是國家一級文物
  西安市民王先生是一名文物研究愛好者,去年10月,王先生與3名朋友到禮泉縣昭陵博物館參觀。昭陵是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墓,昭陵博物館主要陳列昭陵範圍出土的各式唐代碑石與墓誌。因為這些碑石獨有的巨大書法藝術價值,這座博物館又被人稱為“昭陵碑林”。根據陝西省文物局資料顯示,昭陵博物館內館藏文物4000餘件,其中一級文物400餘件。
  當王先生一行走進碑石展廳時,被一陣敲打聲所吸引,循聲望去,一名男子正在拓印國家一級文物——唐朝名將程知節(程咬金)的墓誌。
  王先生提供的錄音和照片顯示,位於展台內的一塊墓誌上方,被鋪墊了一層宣紙,一名男子用手中的工具不斷敲擊墓誌志石。“昭陵碑林里的墓誌,包括程咬金的在內,都是國家一級文物,是禁止拓印的。”王先生說,“現場墨汁味很濃,這個人拓印的速度很快,力度也很大,我擔心會對文物造成損壞。”
  “這墓誌能拓印嗎?會不會對文物造成損壞?”王先生與這名男子攀談起來。該男子說,他是博物館工作人員,正在拓印的是程咬金的墓誌。“程咬金是名人,還有尉遲敬德的(墓誌),都經常做(拓印)。”男子介紹,尉遲敬德知名度高,而且其墓誌蓋字體為“飛白體”,是目前全國出土的唯一用飛白體書寫的墓誌,是昭陵博物館的鎮館之寶,也是國家一級文物,因此拓片也是洛陽紙貴。
  男子稱,拓印的次數多了,或許會對墓誌志石產生影響。“但次數少拓不毀,除非是你拓完之後,破壞掉(志石)幾個字,那你手上這個不就是獨一無二的了麽。”
  王先生表示,程咬金和尉遲敬德均是唐朝名將,他們的墓誌或補史書之缺,或證史書之說,或糾史書之謬,都具有很重要的價值。二人之中,又以尉遲敬德名氣最大。“傳說尉遲敬德面黑如炭,被尊為驅鬼避邪、祈福求安的門神,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他和秦瓊就是門神的原型。”看到王先生對拓片感興趣,這名男子還透露,如果王先生願意,可以出錢購買墓誌的原拓。
  2015年1月4日,華商報記者跟隨王先生再次來到昭陵博物館。博物館分四個展廳,即出土文物展廳、唐墓壁畫陳列室,以及兩座碑石展廳。
  華商報記者與王先生進入碑石展廳後,一股濃重的墨汁味撲面而來。由於展廳內的墓誌並無遮擋物,靠近墓誌,墨汁味道更加濃烈。“博物館製作原拓的時候,根本不避諱游客,除了我上次碰見的,還有一位朋友也見過工作人員製作尉遲敬德墓誌拓片。”王先生說。2011年12月,有網友曾在博客發帖稱,自己從昭陵博物館內購入了尉遲敬德墓誌拓片,並將拓片照片上傳至網絡。“2002年買於唐昭陵博物館,整紙佳拓,得見前人未見之史料,一大快事。”但該網友並未透露具體價格。
  此外,2013年,華商報記者曾拍攝到一名男子在展廳內拓印尉遲敬德墓誌。
  調查
  博物館里的商店偷偷賣拓片 兩張尉遲敬德墓誌拓片共1800元
  按照製作拓片男子的指引,1月4日上午,王先生來到昭陵博物館內東南角的一家“五雲軒”商店。在商店進門牆角處,擺放著一副李貞(李世民第八子)墓誌拓片,引起王先生興趣,店內一名姓劉的女工作人員說:“這是李世民兒子的墓誌,之前我們館里裝修,不能參觀,這些東西都在走廊外頭展示,後來就放在這了,但都在賬上呢,不能動。”
  當王先生提出希望購買尉遲敬德墓誌原拓時,這名女工作人員提出讓王先生留下電話,等到方便時再聯繫。“那是國家一級文物,現在天這麼冷,墨汁都凍住了,拓不成。”
  約半小時後,王先生在博物館內參觀完畢準備離開,被守候在商店門前的女工作人員叫住。“我跟主任彙報過了,看你是誠心想買,就在倉庫里找了一份。”對於這種做法,她解釋說:“這都是偷偷弄的,剛纔說沒有,是因為不知道你身份。”
  對於拓片是否是墓誌原拓,這名女工作人員說:“從我們大門拿出去,不可能是複製品,就是國家文物局的專家,也得認這個。”
  她表示,這份尉遲敬德墓誌拓片是去年夏天製作完成的,墓誌志石和墓誌蓋兩張拓片,每張價格為1000元。“國家一級文物的原拓,能便宜嗎?”
 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,她同意以每張900元、共計1800元的價格將拓片出售給王先生。隨後這名女工作人員將兩份拓片包裝好,放進一隻“唐三彩馬”的紙盒中,並囑咐“出門的時候註意點,別讓人看見”,在開具的收據中,所購物品為“昭陵資料”。
  當王先生詢問,博物館內是否還有其他碑石原拓出售時,她拿出厚厚的一本書目,其中詳細記載了42合墓誌的資料。“有些人要整整一套,42合算下來就是80多張,那價錢就高了。”
  規定
  拓印一級文物要省級審核、國家文物部門批准 但省文物局近兩年未收到申請
  1月6日,華商報記者通過電話聯繫到昭陵博物館一名負責人,這名負責人確認,館藏的尉遲敬德墓誌志石和程咬金墓誌志石,均屬國家一級文物。那麼問題來了——作為國家一級文物,尉遲敬德等墓誌能否直接拓印?
  咸陽市文物系統一名專家透露,隨著國家文物局對文物複製、拓印管理規定愈發嚴格,唐代石碑和墓誌僅在科學研究或展覽需要時,才會進行拓印。原拓拓片不允許進行商業交易。目前市面上銷售的石碑、墓誌拓片,多是翻刻副版的拓片,還有機器印刷品等。
  國務院2003年頒佈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實施條例》規定,修複、複製、拓印館藏二級文物和館藏三級文物的,應當報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門批准;修複、複製、拓印館藏一級文物的,應當經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門審核後,報國務院文物行政主管部門批准。除了省級文物行政部門的審核意見外,拓印單位還需要提供拓印方案及論證報告、拓印單位資質及操作人員資格證件複印件或證明等材料。
  6日上午,陝西省文物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最近兩年時間內,局裡並未收到昭陵博物館遞交的拓印一級文物的申請。
  除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實施條例》中的相關規定,國家文物局還在2011年1月發佈了《文物複製拓印管理辦法》,其中規定,為科學研究、陳列展覽需要拓印文物的,元代及元代以前的,應當翻刻副版拓印;元代以後的,可以使用文物原件拓印。
  回應
  昭陵博物館稱拓印有手續但沒有出示
  1月6日,在昭陵博物館碑石展廳外的一角,擺放著尉遲敬德墓誌等大大小小8塊仿製墓誌。
  昭陵博物館的負責人表示,這些是博物館製作的翻刻副版。但從外觀看來,這些仿製墓誌並無拓印過後留下的墨汁痕跡——尉遲敬德墓誌還被損毀了一角,與原件並不相符。這些墓誌志石均被鳥糞覆蓋,上面還有不少落葉。
  昭陵博物館負責人表示,在2013年至2014年期間,博物館曾對尉遲敬德墓誌志石和程咬金墓誌志石進行過少量拓印,均已履行相關手續。但截至華商報記者昨晚發稿,這名負責人並未出示相關手續。
  王先生對所購拓片是否屬於原拓,並無把握。
  專家稱,文物系統鑒定部門僅對一些涉案文物、出境文物等做真偽鑒定,對於個人購買的拓片是否屬於原拓,無法做出鑒定。“如果民間機構來鑒定,一般在鑒定書最後都會標註‘以上意見僅供參考’,並不具備法律效力。”
  >>專家解讀

  “飛白體”墓誌全國僅尉遲敬德一塊
  咸陽市文物系統一名專家介紹,目前陝西出土的墓誌不計其數,但飛白體墓誌全國僅有尉遲敬德墓誌一塊。就算是飛白體碑石,在全國範圍內也十分罕見。
  根據昭陵文物管理所(昭陵博物館前身)所著的《唐尉遲敬德墓發掘簡報》顯示,尉遲敬德墓發掘工作於1971年10月22日開始。該墓遭盜掘者徹底破壞,隨葬器物多遭劫掠,唯出土墓誌兩合,十分完整,石門、棺床等石刻十分精美。在出土的兩合墓誌中,尉遲敬德志一合,敬德妻蘇氏志一合。
  尉遲敬德墓誌石色晶瑩,雕刻細緻,正方形,每邊寬1.2米,厚0.25米,是昭陵陵園發掘所得墓誌中最大的一合。志石周邊雕飾忍冬多枝蓮蔓草與十二生肖像,志蓋四面雕寶相花紋飾。志蓋陰刻飛白書五行,行五字,文為“大唐故司徒並州都督上柱國鄂國忠武公尉遲府君墓誌之名”。志蓋用飛白書,是目前昭陵陵園發掘中僅見的。志石的志文為陰刻,計楷書五十行,行五十字,共兩千二百一十八字。無撰、書者姓名。
  >>知道一下

  “飛白體”是東漢書法家蔡邕發現的
  咸陽市文物系統一名專家介紹,唐朝盛行立碑之風,昭陵陪葬者都是皇親國戚和三品以上文武大臣,唐代文風較盛,書法家人才輩出,因此昭陵碑石具有極高的價值。一千多年以來,隨著時代變遷,昭陵碑石也遭到破壞,其中孔穎達碑、尉遲敬德碑、房玄齡碑、李靖碑、阿史那忠碑等21座於1975年遷入昭陵碑林。同西安、曲阜碑林相比較,這裡收存的碑石較少,但就唐碑而言,卻屬數量最多。這些碑石多出於唐初書法名家之手,因此被稱為中國的三大碑林之一。
  “在這些珍貴的唐朝碑石中,屬尉遲敬德墓誌最為特殊,是用飛白體所寫,十分精美。”專家表示,飛白體是一種特殊的書法。相傳東漢靈帝時修飾鴻都門的匠人用刷白粉的掃帚寫字,書法家蔡邕見後,歸作“飛白體”。這種書法,筆畫中絲絲露白,像缺少墨水的枯筆寫成的模樣。
  尉遲敬德是鐵匠?墓誌里說他是“官四代”
  “玄武門之變是李世民奪得太子地位、進而登上皇帝寶座的重大事件,而尉遲敬德是玄武門之變的重要參與者,他的地位不言而喻。”專家表示,根據墓誌記載,專家與史籍對比,發現一些問題,比如尉遲敬德籍貫、生前所任官職、出身等。“有史籍記載尉遲敬德是個鐵匠,這種說法通過講史小說的渲染,在民間廣為流傳。但碑文、墓誌中有敬德曾祖、祖父、父親三代為高官的記述,他其實是‘官四代’。敬德妻子蘇氏墓誌中所記載蘇門三代也是高官,他們結婚時,應當是門當戶對,那麼敬德少年時是否當過鐵匠,就十分值得研究了。”
  華商報記者 孫昊 
創作者介紹

特價傢俱

zt97ztemw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